Pandemic   By Daniel Kalla

(全球感染) 原書簡介

       病毒是如何傳染?恐怖組織是如何運作?《全球感染》是一本輕鬆詼諧的驚悚小說,內容鋪陳涵蓋恐怖組織的恐怖計畫過程、病毒知識與都會男女愛情故事,並由作者丹尼爾‧卡拉於2003年SARS非典肆虐期間,親臨第一線時的親身經歷所引發出來的靈感,再加入多元精彩小說素材加以撰寫出來。

       本書內容是描述一場源自於中國甘肅省的新世紀的傳染病,因為恐怖組織有計畫的破壞之下,進行病毒血液竊取並傳播至全球各地,欲引爆全球性的大規模的傷亡。這種病毒比SARS還要致命,死亡率高達25%。正當男主角諾亞和同僚拼命阻止疫情擴散的同時,ARCS已經在恐怖組織的有計畫運作下,在香港、倫敦和美國蔓延開來…

       丹尼爾‧卡拉是Tor/Forge出版社強力打造的醫學驚悚新人,並榮獲將軍的女兒原著作者Nelson DeMille、Douglas Preston、 Tess Gerritsen三大驚悚小說名家聯合推薦。作者的另外兩部作品──《抗毒行動;Resistance》、《狂怒療法;Rage Therapy》預計將在今年陸續出版。

========= 心得 =========

難得暑假看到這麼一本不錯的小說!
上個星期陪考嗑完了「The DaVinci Code」
這禮拜除了到處趕場應酬之外
又嗑完了Daniel Kalla的Pandemic (中譯:全球感染)
先說評語好了!
在滿分100分之下 這本書我可以給到90分!
真的不錯看!!!

劇情:
    雖然還不到曲折迷離,但是都是在合理範圍之內,可以藉由一些蛛絲馬跡來推測該怎樣去處理應變這些危機。跟另外一部類似講病毒感染的電影:Outbreak(危機總動員)比較而言,我覺得假如這一部全球感染拍成電影的話,一定也很賣座...XD  不過我深深懷疑,這樣子的小說寫法根本就是為了預先改成劇本而編的嘛!!!真是期待電影的上映!但是這本小說知名度沒有像達文西密碼那樣的FAMOUS...所以電影的上映不知道要等到何時? Orz

先說說作者吧
    作者Daniel Kalla是一位加拿大的醫生,這本是他的第一部小說(第一部小說寫的這樣...很棒了) 他的個人網頁:
http://danielkalla.com/  可以看出這位醫師本人十分年輕阿...XDDDDD  把個人生活經驗/經歷改編成小說,我喜歡 ^^
    在這邊先預告一下,Daniel的第二本小說Resistance已經在全球發佈了,真期待...話說第三本小說Rage Therapy也差不多快要完稿了(聽說封面選好了耶)看來又是一位多產的作家呀!但是不知道這種寫法寫一寫會不會就會膩了呢?期待.. 新小說有沒有新變化吧!

翻譯:張佩琪
    其實這一本的中文翻譯,還是有一點點的生硬,不過到了後半本筆法改善了許多,但是前半部得硬著頭皮去適應,可能英文強一點的人可以考慮直接念原文小說吧~XD  我大概努力看完前半段,該有的人事物搞清楚了之後,在一氣呵成將他看完,這樣才過癮!但是這本書要看爽就是要再看第二遍的時候細細在腦海中勾勒出電影的感覺!!!這樣才爽呀!
    不過私心認為,假如這一本的翻譯能像達文西密碼的翻譯者:尤傳莉翻得那樣通順的話,我想會更精彩!

最後的心得:
    身為醫學生的我們,強烈推薦這一本書呀!雖然他裡面談到的病毒是一個未知的自創病毒,但是也不是完全憑空創造出來,完完全全就是「流感病毒-改」呀!!看著病毒學家、美國國安局和恐怖份子的鬥智鬥力,還有醫生、教授們最頭痛的家庭問題!為了去拯救世界而不得不忽略的家庭生活,(雖然在小說中可以看出主角諾亞.霍爾丹教授努力想要去維持)
    修過醫學課程的我,看完這部大呼過癮,實在不難想像醫學院的師長們看到了「危機總動員」上映時的熱血感覺了...讚呀!

下一篇:我就先PO出序篇的小說內容!有興趣的版友們...可以自己決定是否要去書局蹲個一天將他嗑完...哈!


    但是看小說最爽的就是...在咖啡館的裡面,吹著冷氣,看著窗外的大太陽以及忙碌的行人,桌面擺著一杯可以續杯的咖啡,伴隨著咖啡濃濃的香味以及柔柔的輕音樂。享受阿!



夢幻范特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FancyFantacy
  • 內容嚴選:序幕 <br />
    <br />
    中國,甘肅省北部 <br />
    <br />
      在嘉峪關城邊以南12英哩,那部SUV休旅車沿著塵土飛揚的路,嘎嘎作響地穿越毫無變化的沙丘,一路<br />
    上沒什麼可看。但李國看到這樣的場景卻顯得焦躁不安。每顆落在擋風玻璃上的石塊所發出的巨響都讓他戰<br />
    戰兢兢,還不斷咒罵路面上每個令他名貴新車強烈搖晃的坑洞。內閣會議承諾過的建設經費在哪裡?全進了<br />
    他們的口袋,李悲哀地想,但他卻沒想過自己身為黑市販子,該省份的貪污體系就是由他這種人來支持。他<br />
    安慰自己再過幾個小時就能擁有〸輛像這樣的車子。他並不要一個SUV車隊,只要送一輛給他女友就行了。<br />
    這樣或許能讓她少嘮叨兩句,他都用這招來對付他老婆。 <br />
    <br />
      李從後照鏡中瞄了後座的兩位乘客一眼。這兩人自從上了車子以後就沒說過話。兩小時的車程中,沒聽<br />
    他們用普通話或母語講過一個字,雖然他們聲稱自己的母語為蒙古文,但李知道應該不是。這兩個男人身穿<br />
    廉價西裝,膚色黝黑、眼睛較圓,鼻子也比一般中國人還寬。他們可能是兩兄弟,但負責回答問題的那位比<br />
    他的同伴高出半個頭。李思考著所有的可能性,斷定他們是馬來人。他猜想這兩人都是記者。不然他們為什<br />
    麼會想看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不過李並不關心他們的身分。重要的是他曾看到矮個子的公事箱裡,放著一<br />
    疊一疊的美金鈔票。 <br />
  • FancyFantacy
  •   在遠方,有一棟建築物從沙塵雲中冒了出來。那是一座陰沉的水泥建築,四周以柵欄圍住還設有閘門,<br />
    在中國,這類型的建築物有幾百萬棟。一直到李放慢車速向閘門逼近時才發現不同之處。如果那些在閘門站<br />
    崗的士兵肩上沒有吊掛半自動步槍,會誤以為他們是外科醫師。三位士兵全都身穿手術衣,戴著塑膠手術<br />
    帽、手套與外科口罩。 <br />
    <br />
      其中一位士兵把頭伸進駕駛座開著的車窗,滿臉懷疑地看著李車上載著的兩名乘客。 <br />
    <br />
    「他們是傳教士,」李愉快地說。「專程來為他們的兄弟禱告。」他邊笑邊在士兵面前揮動他的證件。「禱<br />
    告會幫助那可憐的傢伙!」 <br />
    <br />
      士兵發出嚴肅的輕笑聲,然後一把抓起證件。稍過片刻後,李把他那部髒得要命的車子開進停車場,那<br />
    是一塊鋪滿碎石之地。在這棟建築物的入口外面,李和他的乘客通過了一個跟剛才差不多的安全檢測。沿著<br />
    走廊往下走一百公尺又來了一個,但這次,戴著實驗室專用防護面罩的士兵更加嚴密地審查他們的證件。越<br />
    靠近病人的安檢關卡,越讓李感覺到警衛之間逐漸升高的不安。建築物內瀰漫著緊張的氛圍。 <br />
  • FancyFantacy
  •   一名警衛帶領他們三人前往一間辦公室,一位矮小、禿頭,臉上掛著副眼鏡的主管,他坐在一張奇大無<br />
    比的辦公桌上,這樣更加突顯出短小的身材。他自我介紹時只稱自己為吳醫師,但李很清楚他就是這家地方<br />
    醫院的副院長。 <br />
    <br />
    吳醫師對李兩位不出聲的同伴細看了好一會兒。「你們知道會發生的危險嗎?」他終於開口問。 <br />
    <br />
    兩個人都點點頭。<br />
    「儘管如此你們還是希望探視病人?」<br />
    繼續點頭。<br />
    「為他禱告?」吳醫師揚起一根眉毛問。<br />
    「先生,他是我們的兄弟,」個子較高的男人用不太標準的中文說,沒有表明他指的病人是血親家屬或是同<br />
    宗教派系的成員。「除非看到他本人,否則我們無法為他祈福。」<br />
    「我明白。」吳醫師點點頭,但他眉頭緊蹙懷疑這人的精神是否正常。「依照規定,任何人,就算是家人,<br />
    都不得探視。」<br />
      李不安地在椅子上動來動去。這是什麼鬼話?他心想。難道這個矮小的官僚要在最後一刻重新談價碼?<br />
    李把手伸進箱子然後掏出了一個厚厚的信封。「醫師,我想這些文件可以解釋一切。」他將信封滑過辦公<br />
    桌,信封開口讓裡面的美鈔隱約乍現。 <br />
    <br />
      吳醫師馬上就把信封掃進一個打開的抽屜裡然後一推就關上了。他從辦公桌站起身來,身高並沒增加多<br />
    少。「你們有五分鐘。不能超過。不准碰任何東西。你們將換上全套的防護裝備。你們將會被全身消毒—」<br />
    看到他們臉上的困惑表情,他轉動雙眼然後說:「你們在探視過後一定要淋浴。」 <br />
    <br />
    那兩人點點頭。李彎下他肥胖的身軀向副院長鞠躬。「感謝您,吳醫師。您最肯通融了。」 <br />
    <br />
    吳醫師不屑地瞇起雙眼。「五分鐘,」他對他們提醒。「我的部下會跟你們一起過去。他會告訴你們何時<br />
    ―」 <br />
    <br />
    李那位身材矮小、卻比吳醫師高大的客戶第一次開口說話。「不行,醫師。這是我們兄弟跟上帝之間的<br />
    事,」他用幾乎完美的普通話說道。「我們需要幾分鐘的隱私。」 <br />
    <br />
    吳醫師還在激烈地搖頭當中,那人就把手張開,並從他的公事箱中遞上另一個豐厚的信封。 <br />
    <br />
    吳醫師猶豫了。他有一刻表現出來的樣子好像是要拒絕這份厚禮,但他將信封一把抓過去然後急忙走回辦公<br />
    桌。像是那信封著了火似的把它丟進相同抽屜裡,另一個信封也被他關在裡面。「五分鐘,多一秒都不<br />
    行,」他說。
  • FancyFantacy
  • <br />
      另一名警衛帶領他們進更衣室,換上手術衣、戴起手套後,他們通過兩組門,它們被用來當作暫時的密<br />
    封門。到了另一邊,他們全穿上了生化危機專用的黃色防護衣,然後戴上高濾過性防護面罩。李心想他們簡<br />
    直像三個搞錯地方的養蜂人,但他把這想法留給自己。這時,他被一種突如其來的不祥預感緊緊抓住。 <br />
    <br />
      他們跟隨士兵通過另一組氣密門,醫院病房也用同樣的門。三個男人朝著昏暗走廊前進,一位類似裝扮<br />
    的工作人員對他們注意了一下,李踏出的每一步都讓他焦慮。他在令人窒息的面罩中費勁呼吸。汗珠從他的<br />
    臉上滑落並聚流在頸部。事先沒人說過他也要跟著一起進入病房! <br />
    <br />
      他們的護衛兵在走廊中最後一道門停下來。他敲了敲門。一位護士從裡面出來並關上她身後的門。經過<br />
    簡短交談,她點點頭就沿著走廊離開了。那位士兵對他們舉起了五根手指頭。 <br />
    <br />
      個子比較高的馬來人第一個進入房內。李猶豫著要不要進去,但來自身後的推撞讓他除了遵從之外別無<br />
    選擇。狹窄的病房內都是機器和點滴注射器,一個病人躺在床上。李心想他應該就是病人了,可是他不太確<br />
    定,因為床上那物體完全地被裹在塑膠裡。嗶嗶作響的儀器和偶爾發出沙沙聲響的塑膠被單,暗示著被單下<br />
    的人可能還活著。他身旁那個維生系統呼吸器所發出的嗡嗡聲響幾乎蓋過了其他的聲音。但李站得越久,愈<br />
    意識到那已變成一種刺耳的咯咯聲響。他突然間毛骨悚然,發現這不是機器發出來的聲音,而是來自病人身<br />
    上。 <br />
  • FancyFantacy
  • <br />
      沒有人敢動一下。接著兩個馬來人都跪下了。李稍微鬆了一口氣。也許他們真的只是專程過來為他們的<br />
    兄弟祈禱? <br />
    <br />
      但放鬆的時光很短暫。他們不是在祈禱,而是在腿部摸索,最後從他們的靴子裡取出了一些包裹。 <br />
    <br />
      李的心不停砰砰跳。汗水讓他的脖子溼透。他覺得自己的腳站不穩。甚至在高個子還沒有拿槍指向他的<br />
    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一切不對勁了。 <br />
    <br />
      個子比較矮的馬來人走近那病人。他慢慢打開那層保護的塑膠套。病人的臉很快就出現了。他的年齡可<br />
    以從二〸歲到八〸歲之間,但那又青又腫的臉,讓李無法判斷出他的年紀。他的雙眼腫到像杏子。雙唇腫的<br />
    比鼻子還要突出許多。顎骨的線條則消失在脖子不自然的皺摺裡。香腸般的唇間有根通往呼吸器的透明塑膠<br />
    插管。 <br />
    <br />
      當馬來人靠在那人的脖子上時,李嚇呆了並盯著他看。他用非常專業的手法把一根針插入不清楚的皮膚<br />
    皺摺中。接著他在另一端裝上一個試管。一股暗紅色的血流射入玻璃試管中。他滿意的將試管從針上拆卸下<br />
    來,用戴著手套的手使勁搖動,然後把它放在床上。他重覆這些步驟直到裝滿五個大試管為止。他把針從病<br />
    人的脖子中拔出,然後轉向他的夥伴並飛快點了個頭。 <br />
  • FancyFantacy
  •   個子比較高的馬來人把手槍遞給他的夥伴。然後,他若無其事地將防護面罩的扣環解開並脫下它。他走<br />
    到病床的另一邊,靠近病人那張腫脹的臉。他用雙手拔掉呼吸器的管線,留下一根沒有連接的氣管插管,像<br />
    一卷衛生紙從病人的嘴巴裡伸出來。 <br />
    <br />
      那個咯咯聲響擴大了,插管的開端有口水湧出。病人在床上痛苦扭動,他拼命呼吸以致於身上的塑膠套<br />
    不斷抖動。他不停咳嗽。每次咳嗽,帶血的唾液都會從插管末端噴出來。 <br />
    <br />
      出於反射動作,李後退了一步,也讓他更靠近門,但那把槍對著他的頭不停揮舞著,阻止他再後退。他<br />
    驚恐的看著個子比較高的馬來人把身體往前靠,想都不想的就把插管的開端像含著潛水呼吸管那樣含進嘴巴<br />
    裡。 <br />
    <br />
      李感到極度噁心。他想盡辦法才能避免吐在防護面罩裡。他一直都沒相信過什麼生病兄弟的故事,可是<br />
    一直到現在李才搞清楚這兩個瘋子心裡打的是什麼主意。這是好幾個禮拜以來的頭一遭,李想起了他的女兒<br />
    和兒子,美玲和文義,他們就在離這裡不到〸哩遠的公立學校上課。 <br />
    <br />
      看著這個陌生人吸了滿嘴的死亡唾液,李知道自己的命運已被注定了。驚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靜<br />
    的懊悔。 <br />
    <br />
    腦中迴盪著一個想法:我到底做了什麼?<br />
  • FancyFantacy
  • ~序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