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第一部小說 「白色巨塔」(the Hospital)
(本行原是醫師的侯文詠~ 寫起白塔中的權力鬥爭...特別有感覺 XD)
第二部小說「危險心靈」(Dengerous Mind)
(柯南式的大人心理裝在小孩的身體,不過看到最後...小傑仍然是小孩,他心裡還是很單純的,只是不懂為何大人的心理這麼複雜)
過了兩年...又有新作出來了,「靈魂擁抱」(Souls Embracing)
(這次角色又換成自己熟悉的行業:「暢銷作家」 XDDDDD)

說實在,看到書名靈魂擁抱,不禁笑了出來,這不就是之前很流行的「Free Hugs」的活動嗎?
記得好像在信義新天地還是西門町舉辦過 XD

==============先放個本書簡介好了~~==============
睽違四年,侯文詠繼《白色巨塔》、《危險心靈》後,終於再度推出最新長篇小說巨作!
一部探討名氣、慾望、迷戀,既驚悚又深情的故事!

你的心裡禁錮著孤獨的靈魂,還是慾望的獸?

  暢銷作家俞培文很久沒有過得這麼轟轟烈烈了,但他不明白為什麼他身上同時存在著好的知名度與壞的知名度?他甚至懷疑這些彼此矛盾的『俞培文』,到底哪個真實,哪個才是虛幻?而起因只是一個天外飛來的意外──那篇不是他寫的文章〈靈魂的擁抱〉。

  他也想過要召開緊急記者會,大張旗鼓地宣布〈靈魂的擁抱〉不是他寫的;但整個社會的氛圍都認定了〈靈魂的擁抱〉就是『俞培文』的代表作,這樣急著出面否認的意義是什麼?他會被認為是一個忠於自我的作者,或者因此被視為是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炒作知名度的作者?是『默認』比較流俗呢?還是『否認』更加媚俗?……

  藉由名氣與符號,人們認識世界,探索彼此。但為了滿足慾望,我們卻又無情地操縱、扭曲這些象徵。我們能在扭曲中保有自身的靈魂嗎?抑或生命註定要迷失在這些虛實莫測的象徵裡?

  繼《白色巨塔》探討權力、《危險心靈》探討教育,侯文詠再次以簡潔、乾淨的風格寫出戲劇張力十足的寫實小說。《靈魂擁抱》探討的是『名氣』,以文壇和媒體生態為背景,在驚悚情節中引出人生的困惑與矛盾,讓閱讀充滿多樣化的樂趣與省思!

==============第一章 楔子==============

愛,不容許那被愛的從愛中解脫。
──但丁.神曲《地獄篇》

『俞先生,你相信真理嗎?』

我第一次注意到她,是當她這樣問我時。我抬頭看了她一眼。她戴著一頂鴨舌帽,可能是剪著短髮或某種時尚造型吧,看不到帽子底下的頭髮。她的膚色還算白皙,臉龐小小的,也許正因為這樣,她臉上有一種絕望的眼神,在那樣絕望的眼神裡,一對烏黑、深邃的瞳仁不安地跳動著,那種強烈又呼之欲出的什麼給我一種難忘的印象。

『真理?』我問。

『對,我是說,真正的真理。』

剛錄完影,從電視台走出來就遇見她了。她自我介紹說她在去年校友會大會時見過我,問我是不是不記得了?老實說,我完全不記得了。在我這個行業,很多時候,類似的事情難以避免。一開始我有點不好意思,以為她是我的校友之類的舊識,和她周旋了一下,不過很快我就辨識出來,事實並不是這樣。

『真理,是啊。』我想了一下,說:『我當然相信。』

不知道為什麼,聽我這樣說,她變得很激動,眼淚一下子就從眼眶流了出來。她說:『我就相信,你一定會這麼說……』

場面有點尷尬,我回頭望了望電視台,我的經紀人還在裡面。之前我碰到類似的狀況,標準的處理方式會是和對方握手或者簽名什麼的,然後找個理由,和善地脫離現場。不過,由於剛剛已經和經紀人約好搭他的汽車回市區的廣播電台,於是我只好在他和裡面的製作人周旋完畢走出來之前,繼續招呼這位粉絲。

我讓她哭了一會兒,然後掏出手帕,遞給她。

她用一種受驚的表情看著我,伸出的手在空中猶豫一下,然後接過了手帕。

『我就知道,你不像其他那些名人,你不是那種虛假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她的語氣顫動得很厲害,擦著眼淚的手也不斷地發抖,呼吸變得愈來愈急促,『對不起。我真的沒想到……』

她試圖深呼吸,花了一會兒時間,才讓自己平穩下來。

『我知道這麼激動是不對的,』她說:『天啊,我太興奮了。我不應該這樣。』

『沒有關係。』我說。

她顯然停止哭泣了,可是並沒有歸還手帕的意思。

『我有個請求,希望不會造成你的困擾,你知道,我也寫一些東西,我有一些關於寫作的問題希望能夠當面請教你。』她說:『你可以給我你的手機號碼嗎?』

『這,』我猶豫了一下,『可能不太方便。』

『求求你,這對我真的非常重要。』

『我可以給妳經紀公司和經紀人的電話,妳可以透過他們聯絡我。』

『我早透過經紀人連絡你很多次,可是每次總是石沉大海。』

『真有這種事?』

『拜託啦。你知道嗎,我為了等你,已經在這裡站三個多小時了。我和你其他的粉絲不一樣,他們只在乎你的外表,可是我卻是真正瞭解你的書迷。我想請教你的是關於寫作,真正嚴肅的問題。我保證,我不會占用你太多的時間,也絕對不會造成你的困擾……』

事實上困擾已經造成。可是我仍虛偽而客氣地說:

『手機是私人電話,何況我們不是很熟……』

儘管小心翼翼,可是我相信我還是觸怒了她內在的一些什麼。

『我們怎麼可能不熟呢?』儘管她仍維持笑容,可是卻提高聲調說:『你寫書寫了十多年,我認識你、瞭解你,熟悉你一切的一切,已經整整超過了我的人生一半以上的時間了……』

就在她打算劈哩叭啦地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我看到我的經紀人小邵從電視台裡面走了出來。我無奈地看了小邵一眼,彷彿自己掉在一片狼狽的汪洋裡,快要滅頂了似的。他憐憫地回望了我一眼。我們彼此心領神會,心照不宣。

『俞先生,原來你在這裡,害我到處找你,』小邵用一種無知、無辜的表情,強行打斷我們的談話,並且介入。他大聲地問:『這位小姐是……』

『她是我的忠實書迷。』我說。

『幸會,幸會。』小邵伸出手說:『我是邵中興,俞先生的經紀人。妳叫我小邵就可以了。』

我的書迷怨怨地看著他,不願意握手,也不願意叫他小邵。

『請問這位小姐有什麼事嗎?』小邵就是有本事把懸在空中的手很自然地放下來,一點也沒有勉強,或者為難。

沒有人接腔,於是我說:『這位小姐抱怨說,她好幾次透過公司找我連絡事情,可是每次都石沉大海。』

『喔?那我得好好查一查。』小邵拿出一本小記事簿來,裝模作樣地說:『妳可以告訴我大名和連絡方式嗎?我保證一查完,馬上給妳一個滿意的答覆。』現在輪到我們窺探書迷的隱私了,我相信反守為攻一定給小邵帶來很大的快感。

書迷不答話。她很明智,一點也不相信小邵。

『這樣好了,以後有什麼事情想聯絡俞先生,你直接找我好了。』小邵掏出皮夾,拿出他的名片,硬塞給這位書迷,他拍胸脯保證說:『名片上面有我的公司和行動電話,歡迎隨時找我。實在不好意思,俞先生真的很忙,我們急著趕下一個行程,沒辦法再耽擱,真的很對不起。』

在恬不知恥的道歉和鞠躬連連中,小邵邊走邊把我往停車場的方向推。我回頭看了一眼書迷,她似乎明白某個最佳的時刻已經錯失了,只是低著頭,透過歪斜的目光瞪著我。她仍然笑著,但是沒再糾纏上來。

=============================================================================

我整本書分了好幾口氣看完了
(在忙碌的銀蛋生涯...哪可能那麼閒一口氣看完...=.=+)

角色:
男主角:俞培文:暢銷作家,有自己寫作的堅持,但是有時為了其他人,有點優柔寡斷~<就如同前幾本小說的主角一樣XD>,因為他的優柔寡斷,我在書中看到他很不願意的出賣了自己的靈魂很多次...(侯文詠自己的化身XD)
女主角:王郁萍:肺癌末期,小時後備受呵護,愛幻想→進而有了某種程度的精神病(偏偏又是很聰明會迴避精神科診斷的那種...),可以說是本書中唯二靈魂力很堅強的人,堅強的很可怕!一開始會覺得她很可怕,但是到後面會覺得她很可憐。(末期癌症在戲中的優勢)
女二:宋菁穎,VTV晚間新聞當家女主播,一開始表現出受害者的失控,前半部戲份不少;到了中期,擬定了作戰策略之後,堅定的對抗可怕的追求者,不過到了後期因為走在上風,所以戲分相對減少...
男二:記者彭立中,瘋狂“癖戀”宋主播的狗仔,用盡一切狗仔的技巧!(感覺被用來反諷現在狗仔文化) 內心的靈魂也是十分的堅強,但是他的堅強來自於他的奇異/噁心的癖戀!會讓人邊看邊罵的哪種
丑角:小邵,俞培文的忠心經紀人,幫俞培文處理一切麻煩,讓他出名&賺大錢!

一場名氣的追逐戰,架構了這本小說。

戲中比較遷強的就是雜誌社的小小助理「范娟」,突然跳出來提供八卦,一個一開始沒有任何戲份,無意間發現相同稿件卻有不同作者不同時間投稿,然後基於“正義心OR好奇心”而賣消息給記者彭立中。不過那時彭立中已經身敗名裂,要翻身已經沒機會了!連他的朋友小賈都不幫他了。

大致來說還不錯看,很有八點檔的味道。
會這麼說是因為前兩部白色巨塔,以及危險心靈,雖然把醫院內的鬥爭/內心的掙扎/探討教育的內涵/小孩雨大人之間的抗爭...寫的絲絲入扣。但是要去做抗爭...對抗老闆、對抗老師...是每個人心中的想法,卻不敢去實踐!侯文詠寫出來了,也描寫了抗爭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至於這一部,為何說很有八點檔的味道?因為內容就很貼近生活,女主播花邊新聞、作家之間的筆戰、為了愛情瘋狂的追求進而變態式監聽監控、粉絲的不理性&自以為是...等等

這不就是平常新聞上都會看到的社會新聞嗎?
於是侯文詠把這些社會新聞全部整理成一部有趣的小說~ 找一條主線一條支線將這些故事一一串聯起來。

有興趣的人不妨去書店看看囉
或是..買下它,帶去一家撥放著輕音樂的咖啡店
靜靜的讀完它~ ^^


創作者介紹

目前沒有自由辛苦工作的FancyFantacy

夢幻范特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EGANEGG
  • 看閒書~~`

    看來你一定是不夠忙阿
  • Confucius
  • 也看侯文詠「靈魂擁抱」

    也看侯文詠「靈魂擁抱」
    Dulcinea回應:賈玉真<評析侯文詠「靈魂擁抱」>

    俞培文做為一個「靈魂信仰」的傳教士,成功感動了眾多粉絲。俞培文說歸說、做歸做,兌現不了高道德標準;這正是本書最精采之處。

    至於文藝腔、翻譯腔的批評,賈先生似乎未能扣緊時代脈動。琦君已成古典絕響,廖輝英也退出主流;如今文藝腔、翻譯腔當道,又何必獨獨苛責侯文詠?

    宋菁穎擁抱彭立中,與其說是「從容就義」,不如說是「騎虎難下」。這一幕只不過讓宋菁穎體認到:「靈魂擁抱」可以身體表演,無法心靈偽裝。這一幕讓宋菁穎承認自己做不到「靈魂擁抱」,又怎能當得起「最佳靈魂擁抱」之美稱?

    全文:http://tw.myblog.yahoo.com/t006kong/article?mid=330&prev=-1&next=329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