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最秘密的「得意武器」
微軟亞洲研究院—遊戲機XBOX繪圖程式的誕生地

文/鄭呈皇

從院長到研究員,全是北大第一、清大第一的天才,這間號稱聚集亞洲IQ最高者的研究院,員工最重要的工作不是研究,而是「想」。

顯示器投射出全景三百六十度的環繞影像、電腦模擬畫家梵谷筆法將照片變成畫的技術,這些很「科幻味」的發明,全是中國大陸北京微軟亞洲研究院的新點子,而且都有初步的產品問世。問起研究院副院長沈向洋如何「想」到這些發明?他想一想笑著回答:「就是鼓勵大家多想吧!」

二○○三年十二月十八日,微軟亞洲研究院副院長沈向洋來台和工研院進行一場科技人才論壇,會場內外大家都在問的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微軟亞洲研究院可以把一群天才管理好?」工研院院長李鍾熙說:「他們在科學研究方面,的確有許多我們必須借鏡的地方。」

微軟目前的研究院有五個,三個在美國本土的華盛頓州、舊金山與矽谷,另一個在英國劍橋。而亞洲研究院於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成立,與其他強調基礎研究的研究院相比,位於中國的亞洲研究院特別強調產品化能力。

• 十人就配一名清潔工與助理
 讓研究員可專心思考

以二○○三年在美國舉行的Comdex電腦展為例,微軟公布的五個新產品中,亞洲研究院就占了三個。而微軟的平板電腦數位墨水、遊戲機XBOX的繪圖程式,也都在此誕生。也難怪被微軟董事長比爾.蓋茲稱讚為最得意的「秘密武器」——天才研究院。

到處都是天才的研究院究竟有何厲害之處?

嚴格篩選人才,是亞洲研究院最重視的細節之一。這間從成立到現在都是中國大陸理工科系大學生最想進入的單位,光一個碩士助理研究員的缺,就有上萬封來自中國各地的應徵信。想進入這間研究院,除了兩個小時的筆試外,重頭戲在留下最後二十個候選人、進行長達八小時面試的這一關。

面試多半由一組五到十位的主考官組成。考試的題目五花八門,有考專業能力、生活常識,有時甚至會要求考生們在限定時間內,合作完成一個專案。前院長、出身台灣的李開復就曾表示:「藉此,我們要找出有潛力的人,這包括聰明才智、創造力、學習能力、對工作的熱愛與投入。」他舉出問過的一個題目,「請你花最多的時間,批評微軟的人機介面。」

而擠進窄門的天才,完全沒有任何規定,不用穿制服、不打卡、自己裝潢辦公室。且為了讓研究人員可以專心做研究,約每十個研究員就配有一個專職打掃的清潔工與行政助理。據大陸媒體報導,亞洲研究院每年花在每位研究人員身上的成本〈含薪水、福利〉約二十萬美元,比IBM或其他中國境內的研究單位高出一倍,而研究院的離職率不到○•一%,也較微軟其他研究院的三%要低。

• 牆壁、長桌都化身白板
 讓點子可隨時被記下

之所以開出這麼多優渥的條件,沈向洋笑著說,是為了讓大家無後顧之憂,有更多時間「想和討論」。

一走進微軟亞洲研究院的教學大廳,七十多坪的空間,整片牆壁都是可以寫字的白板,連長桌上也是白白一片,旁邊還擺著一台全天候供應的飲料機。被稱為白板文化的房間,是許多創意點子的來源。

當初在創院時,為了鼓勵大家多想,多思考,就特別在大廳換上可以隨時寫字的白板,目的是鼓勵大家多討論,而且常常到了凌晨還有人在白板室裡討論。研究院的同仁就曾對外表示,只要聽到誰和誰講話越大聲、討論越久,就代表那個點子有機會變成產品。

為了不讓研究人員局限在固定地方,研究院還會每個月抽空進行校外教學。到北京、上海等地方爬山、露營,「有次我在爬山的時候,想到了如果能把四周景物,用一種攝影方式通通放進電腦裡,一定很棒。」沈向洋透露,他後來研究發展的全景電腦繪圖就是在爬山時候想到的。

除了「想」的文化,回歸商業考量,亞洲研究院更需要的是員工把創意落實成具體的研究計畫。

在現任院長張亞勤的辦公室裡,永遠堆滿了一疊研究報告。據了解,每天來自底下研究員發想的研究報告,多達十幾件。「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有位資深研究員有天送來一份計畫書,裡頭寫的居然是研究恐龍的生態。」沈向洋笑著說。

• 集中開發團隊加技術顧問
 讓創意可兼具商機

為防止點子過於天馬行空,亞洲研究院有個獨創的二十人「集中式開發團隊」。每天工作就是擔任總部產品部門和研究院的橋樑。他們通常會先飛到美國總部的產品部門待上幾個月,了解未來新產品有什麼需要研發,接下來飛回研究院,開始篩選研究員丟上來的研究計畫,有符合的便立刻組成團隊研究。

此外還會定期請外面十幾位專家開「技術顧問委員會」,來評選研究院裡的計畫,是否具有研究與商業化價值。在這種雙重機制審核下,才能避免創意脫離未來產品太遠。

據研究院估計,大大小小的研究創意加起來,一年有三千筆以上,最後落實到實驗階段的平均有一百件,而研究院一年的研究經費為二.五億美元。據比爾.蓋茲向美國電子媒體表示:「亞洲研究院最後有用在微軟產品的成功率剛好五○%。」是五個研究院中最高的。

然而撇開研究院風光的研究成果不說,微軟研究院設立在中國還是引來批評,認為成立宗旨雖然是「促進全亞洲的軟體技術發展」,但其實是吸收大陸甚至全亞洲人才專做微軟的產品。且中國大陸官方與民間力倡微軟死對頭——Linux的作業系統,因此微軟把研究院設在中國,也是為了減少Linux帶來的衝擊。前資策會董事長黃河明就說:「微軟把研究院設在中國,就是為了反制Linux擴大,也可以拉攏中國大陸市場。」

正計畫和亞洲研究院進行學術交流的李鍾熙表示,兩岸科技人才的差別,在於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基礎研究能力很強,非常肯學,光這兩點就值得台灣科技研究者借鏡。

沈向洋說,在微軟亞洲研究院裡,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做研究,而是拚命想。他笑著表示,連比爾.蓋茲每年都會撥出兩個星期的「思考週」,獨自一人帶著員工的建議報告到深山,進行未來微軟走向的思考。號稱微軟智庫的亞洲研究院能「不想」嗎?



夢幻范特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